圍棋賭郡

  羊玄保,是中國歷史圍棋名人惹人眼紅的一位,原因無他,皇帝與羊玄保賭郡,羊氏獲勝,唾手而得宣城太守也。因圍棋的技藝而得領大郡,升官升得這樣容易,顯然有幸進之嫌,于是有人目之為“弄臣”。然而,歷史上的羊玄保果真是這樣么?

20140102_010

南朝棋壇的“逸思爭流”

  圍棋賭郡,是中國圍棋史上有名的典故。這個故事說的是,南朝劉宋王朝的皇帝(一說為宋武帝,一說為宋文帝,此一層似不必細究)與羊玄保作戲,以一盤棋的勝負來決定宣城太守的歸屬。羊玄保獲勝,君無戲言,于是果然任命他為宣城太守。漢晉時代,一郡的長官,是官秩中兩千石、掌管數萬生民的地方大員,可與中央政府的九卿平級調用。太守人選不當,會滋擾地方,制造不安定因素,于是歷來明君如漢宣帝等,無不重視地方長官的人選。以圍一局棋來決定是否授予太守之位,顯得有些風馬牛不相及,皇帝這種做法,是否游戲過了頭?明朝人馮元仲在《弈旦評》中,不好直指最高統治者——皇帝,于是痛斥羊玄保為“弄臣”。幾百年來,這個標簽似乎深得循規蹈矩者之心。

  羊玄保所處的時代,是中國有名的分裂時期——南北朝。黃河流域自西晉八王之亂,兄弟殘殺,導致異族入主中原,擾攘二百年之后,現在被鮮卑族的拓跋氏統一,建立了強大的北魏,這是北朝。西晉大亂時,北方的豪門大族紛紛南遷,在江東一帶建立了新的政治中心,勉強延續了晉朝的壽命百十年。其后,東晉被劉裕的宋所取代,后來又有齊、梁、陳等小朝廷,與北方對峙,是為南朝。

  相對于異族統治的北朝來說,南朝出身世家大族,以衣冠風流放任自賞,圍棋這等風雅事,也開展得如火如荼,繁花似錦。劉宋的幾位皇帝,如武帝劉裕、文帝劉義隆、明帝劉彧均酷愛圍棋。史書中有關他們與大臣下棋的記載很多。在明帝期間,甚至破天荒般地設立了圍棋州邑,使圍棋第一次登堂入室,成了正式的政府部門。這一舉措不僅空前,抑且絕后。

徑賭宣城太守來

20140102_011

“氣吞萬里如虎”的宋武帝劉裕

  劉宋的開創者武帝劉裕年青時生活貧苦,染上了賭博的惡習,曾因賭輸,被京口大族刁逵縛在馬樁上索賭債。取天下之后,他舊癮難改,改用官職與大臣賭博。據《宋書·羊玄保傳》載:

  羊玄保,太山南城人也?!瓰辄S門侍郎,善弈棋,棋品第三。太祖與賭郡,戲勝,以補宣城太守……又徙吳郡太守?!嬉孕A毓延?,故頻授名郡。為政雖無干績,而去后常見思,不營財利,處家儉薄。太祖嘗曰:“人仕宦非惟須才,然亦須運命。每有好官缺,我未嘗不憶羊玄保?!?/p>

  從這段簡略的記載中可知,羊玄保的宣城太守的確是賭來的。把宣城太守附著在棋局上,這是我們今天熟知的“掛彩”,只是這彩頭不是一般的金銀財物,而是名位。古往今來,拿名位作彩頭的賭局實在罕有。而且,以皇帝的身分和大臣賭棋,輸了皇帝要丟掉一個宣城太守,贏了卻無所得??梢哉f皇帝如此行事,無論勝負,都得不到什么“好處”。那么,皇帝為何要這么做呢?史書上的解釋是“戲”。不是堂而皇之,莊嚴肅穆地任命大臣,而是在玩笑間、手談之中,處分國家大事。一個“戲”字,已然表現出了史官不以為然和微諷的態度。

  羊玄保因為下棋,唾手而得宣城太守,在當時以及后世,想來頗受人們的艷羨。當然,正途出身的士大夫,循規蹈矩的衛道者,可能會對此不屑一顧。于是后世對這種拿名位、官職進行賭戲的行為頗多非議,認為其過于兒戲。例如明代馮元仲在其所著《弈旦評》中曾評論說:“羊玄保圍棋賭郡,弄臣也?!毖韵轮?,武帝劉裕因為自己喜歡圍棋,愛屋及烏,對于下棋的朝臣就特別寬容和寵信。劉裕對羊玄?!邦l授名郡”,很重要的原因可能不是他有多么能干,而是羊玄保善棋,得了劉裕的歡心。當時還有一位善棋者,御史中丞何承天,是歷史上著名的數學家、天文學家。何承天因為弈棋廢事,劉裕不僅不加責怪,反而賜以局子(棋盤、棋子)。承天奉表陳謝,劉?;卮鹫f:“局子之賜,何必非張武之金耶!”(沈約《宋書·何承天傳》)

  劉裕曾說過:“人仕宦非惟須才,然亦須運命?!焙笕擞纱岁U發,說劉裕的用人標準不是任人唯才。從羊玄保、何承天的例子看,劉裕所謂的“運命”,只在于他自己的喜好——圍棋,善棋者自然得到眷顧。倘若劉裕不喜歡圍棋,羊玄保、何承天還能受到寵信而官運亨通嗎?因此,劉裕的用人標準實際上是另一種形式的“任人唯親”。這種“任人唯親”于朝政顯然只有壞處,無一分好處。

  上述議論寶相莊嚴,可惜缺乏一點“幽默感”。我們從常情來推斷,如果羊玄保無一技之長,無牧民之術,以及對君上的忠心,從底層起家并奪取天下的劉裕,眼光竟是如此不濟,看不出他的斤兩,如此輕易而且兒戲地對他頻授名郡嗎?

羊氏的真才學

  歷史可能不是這樣的。斷章取義的害處,往往會淹沒真實。我們接著看《宋書》的記載好了:

  ……補宣城太守。先是,劉式之為宣城,立吏民亡叛制,一人不禽,符伍里吏送州作部,若獲者賞位二階。玄保以為非宜,陳之曰“臣伏尋亡叛之由,皆出於窮逼,未有足以推存而樂為此者也。今立殊制,於事為苦。臣聞苦節不可貞,懼致流弊。昔龔遂譬民於亂繩,緩之然后可理。黃霸以寬和為用,不以嚴刻為先。臣愚以謂單身逃役,便為盡戶。今一人不測,坐者甚多,既憚重負,各為身計,牽挽逃竄,必致繁滋。又能禽獲叛身,類非謹惜,既無堪能,坐陵勞吏,名器虛假,所妨實多,將階級不足供賞,服勤無以自勸。又尋此制,施一邦而已,若其是邪,則應與天下為一。若其非邪,亦不宜獨行一郡。民離憂患,其弊將甚。臣忝守所職,懼難遵用,致率管穴,冒以陳聞?!庇纱舜酥频猛?。

  這段長文,備述了羊玄保在宣城的施政和干才到底如何。羊玄保的前任,劉式之,為了遏制“吏民亡叛”,設立了嚴刑峻法,企圖高壓彈之。羊玄保認為不然,他上奏說,吏民之所以亡叛,不是他們愿意這樣,而是出于逼迫,沒有辦法。如果威壓他們,會滋生很多禍患。對付一人逃亡,采取連坐的辦法,會迫使很多人一起逃亡,亡叛會更加嚴重;而抓住他們的人,宣城給他們升官以為獎勵,這會鼓勵那些平日為非作歹的人,并導致官職易從邪路而得,名器變濫,不是勸善之道。我認為對付這樣的情況,宜疏不宜堵,應當取法東漢的名臣龔遂和黃霸的寬和之策。如果威壓的辦法是合適的,那天下為什么不全采用這個辦法,來消弭可能的隱患?如果這個辦法不妥,為何又能獨行于宣城一郡?我不打算遵用這個辦法,希望皇帝理解和支持。

  有這樣清晰的執政思路,至少可以證明,我們的羊先生不是草包一個?;实蹖λ嘌?,也不是空穴來風。后來,羊玄保又有任用:

  玄保在郡一年,為廷尉。數月,遷尚書吏部郎,御史中丞,衡陽王義季右軍長史、南東海太守,加輔國將軍。入為都官尚書、左衛將軍,加給事中,丹陽尹,會稽太守。又徙吳郡太守,加秩中二千石。太祖以玄保廉素寡欲,故頻授名郡。為政雖無干績,而去后常見思。不營財利,處家儉薄。太祖嘗曰“人仕宦非唯須才,然亦須運命。每有好官缺,我未嘗不先憶羊玄保?!?/p>

  從上文可以看出,羊玄保除了遍歷州郡,也在中央政府任職,而且職位多變,這顯示了什么呢?我們不得不承認,至少他在皇帝的眼中,應是有一定才能的。當然,史家以太祖所言“為政雖無干績”,暗暗譏諷了羊玄保。但太祖前面的話,“廉素寡欲”,也正好可以解釋之:因為羊潔身自好,廉潔奉公,素來寡欲,是一個令人放心的人,所以他愿意把名郡交給他打理。也許羊玄保不能治理到最好,但最低程度,有這樣的長官在位,情況不會變得更糟。

  劉裕之后,文帝劉義隆也喜歡與羊玄保下棋。有一次文帝遣中使到羊玄保家,玄保問:“今日上何召我邪?”中使尚未回答,玄保的兒子羊戎就搶先說“:金溝清泚,銅池搖飏,既佳光景,當得劇棋?!保ㄌ评钛訅邸赌鲜贰ぱ蛐鳌罚???磥硇5氖ゾ煲琅f不衰,君臣日常弈棋為樂,后世引為佳話。

  《宋書》載羊玄保,“泰山南城人也。祖楷,晉尚書都官郎。父綏,中書侍郎?!弊鎸O三代都在朝為官,可見羊玄保出身世家,為南渡的氏族無疑。作為世家,羊玄保從小應當受到家學的熏陶;培育了簡樸、謹慎的美德,因此長保祿位,兒子被皇帝賜死,也未影響到皇帝對他的信任;遍歷大郡,又擔任各種職官,可見他長于治事,至少不能是一個庸碌之人。劉宋與歷代王朝一樣,是家天下,視天下為自己的私產,稍有作為之君,即不能如此長久地任用一個弄臣,把圍棋的技能等同于治軍牧民的本領,何況前后三代皇帝都對他圣眷不衰,可見羊玄保確有些才干。

  圍棋,作為一項交流、溝通的工具,應當是羊玄保得到皇帝信任并屢派美差的晉身之階,而不是得到這些重大任命的決定因素。從宋武帝劉裕的方面來說,宣城太守之位,可能他早已屬意羊玄保,只不過用賭局的形式來增進君臣交流,藉以掩飾他的帝心獨運而已。這是劉裕統治術的一個方面,把莊嚴肅穆轉變成溫馨愜意,對此,我們無可厚非。至于馮元仲以賭郡一事即得出羊玄保是弄臣的結論,似乎過于武斷了。凡事有果則有因,羊玄保有這樣的人生際遇,必定有他的理由,不能一個“弄臣”就把他蓋棺定論,置于宵小之列。

刊于《國學周刊》第40期第B9版(2014年1月2日)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

广西星悦麻将河池版 1737现金棋牌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九 辽宁11选5技巧稳赚 虚拟货币交易所倒闭 七乐彩复式投注速查表 排列三走势图选号视频 极速快乐十分-首页 捕鱼达人外挂 微信北方推倒胡带癞子规则 河南体育彩票网 体彩排列3 三分赛车走势 去年5月以太坊价格 网上棋牌赌博输光 推倒胡外挂 重庆时时彩开奖手机